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宏观经济信息摘要
2012/1/19 10:52:39

2012 01
       胡益元编辑
 
2011年全年外贸形势较好:预计全年进出口总额将达到3.6万亿美元,增长20%以上,贸易顺差继续收窄,预计在1600亿美元左右。但2011年8月以后中国出口增速逐月回落。商务部将2012年的外贸增速定为如往年一样的10%,如果外部环境不出现大的问题,明年估计仍有15%~20%的增长。不过外部环境太不确定。  问题是:即使贸易总额在增加,但有可能利润不能增加甚至减少,主要原因是国内通胀带来制造成本上升与订单下降。  ,中国出口产品一方面面临传统出口大国的竞争,另一方面由于国内劳动力等要素成本的上升,发展中国家在劳动密集型产品方面与中国的竞争也在加剧。统计显示,从去年第三季度起,中国出口产品在美国、欧盟、日本市场的占比分别下降了1.3个、1个和0.6个百分点。对此钟山认为,市场份额下降的原因比较复杂,其中比较明显的是纺织、服装、鞋类、箱包、家具、玩具和塑料制品等七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较快。
 
如何扩大国内服务业:1、电子商务方面,适当规范,如制定《网络零售管理条例》《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管理办法》制定发布网络小额交易争端解决、网上商业数据保护等政策。支持电子商务,不去规范会产生混乱;规范过了头,又会抑制其发展。 2、在大中城市打造生活服务业集聚区和15分钟便民服务圈,鼓励发展社区餐饮、沐浴、洗染、家电维修等生活服务业,深入开展早餐示范工程。加快建立健全家政服务体系,培育现代家政服务企业,加快发展社会化养老、家政、医疗保健等服务业。鼓励旅游、健身、文化等消费,抓好节假日消费  3、培育国内品牌,改变国内奢侈消费过旺的现状。鼓励各地设立品牌产品展示中心。深入开展大型零售企业向供应商违规收费专项清理整顿。
 
截止到11月底,宁波市有融资性担保公司75家,注册资本40.48亿元。其中,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上的53家,注册资本1亿元以上的12家。各担保公司今年担保总额达到215.39亿元,受保企业9337家,期末在保余额159.41亿元,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62%、70.4%和56.2%。  前10个月,担保总额占全市银行新增中小企业贷款额的比重达到28.1%;担保余额增幅比全市银行同期中小企业贷款余额增幅高39.1个百分点。宁波市将加大担保公司风险补偿资金扶持力度,使市级风险补偿资金增加到3500万元
 
 
 珠三角企业倒闭现象蔓延!产业链上下游关系紧张!
温州企业倒闭风波愈演愈烈,美国和欧洲利空消息不断,随着经济困局的延续和深入,珠三角经济状况有没有发生改变?企业、市民和政府,各自有着怎样的冷暖体验?南都记者深入珠三角的佛山、东莞、惠州、中山、珠海、江门6个城市进行调查,感知冷暖,揭开谜团。

  从今天起,南方都市报(微博)将连续推出4期系列报道,对珠三角企业生存、资金供需、政府财政和居民生活4个方面进行详细报道,敬请关注。

  几个月来,珠三角企业正在苦难中越陷越深。经济宏观面相对稳定的同时,微观面却不容乐观。企业倒闭现象在珠三角各市蔓延,称之为“倒闭潮”过于夸张,但企业经营困难加大是真切存在的。各种压力叠加,不少企业家感叹职业生涯中前所未见。

  这一轮危机中,中小型的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首当其冲,但高新科技企业也无法置身事外。产业链上下游关系渐趋紧张,珠三角营商环境将承受考验。

  倒闭停产“接力”

  从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政府领到工资和遣散费后,黄玫元一个多月再也没有去过熟悉的东方塑料(8595,-30.00,-0.35%)制品厂。好几家塑料企业让他去“帮忙”,都被拒绝了。“毕竟跟了20年,一下子倒闭了,我需要时间慢慢平静下来。”

  东方塑料厂1989年成立。第二年,黄玫元就成为跟随老板孔泳其的一批“元老”。“刚开始打市场很艰难,从6台注塑机器发展到现在的115台,真的不容易。”黄玫元说,老板待人不错,总是面带笑容,还曾是南海区人大代表。

  就在东方塑料厂庆祝完22周年生日不久,孔泳其出走新西兰,丢下年迈的老母亲和1100多名工人。8月19日下午,轰隆运转的上百台注塑机突然停了下来,法院的封条、闪烁的警灯,让员工们如梦初醒。一些跟随老板10多年的女员工失声痛哭,她们根本不相信东方塑料厂就这样猝死。黄玫元也是一夜难眠。

  8月20日,工人们涌上金沙大桥,导致大桥堵塞长达一小时,直至当地政府答应发放工资。8月25日,1100多名工人拿到了七八月份的工资和经济补偿金,共1400多万元。

  作为一家去年产值达3.8亿元的本地老牌企业,东方塑料厂的猝死就像投下一枚****,震惊了整个佛山。企业界猜测纷纷:“不知有多少企业会成为下一个东方。”

  在此之前,珠三角最早感知到经济转冷的,是向来对外界环境高度敏感的东莞。今年6月、7月,东莞连续倒闭了定佳针织服装、素艺玩具两家公司。两家均拥有2000多名员工,在业界都有较长的历史和较高的地位。

  随后,7月26日,中山拥有1300多名员工的中合鞋厂宣告停产,并遣散全部员工。中合鞋厂品管部鲜主任说,工厂开办20多年来一帆风顺,工资都准时发放,从不拖欠。但今年以来,工厂开始变得不稳定。“一些外国订单少了,工厂依靠去年下半年的一些订单来维持运作。进入5月份,原本的订单做完了,再也没有新的订单接上,工厂瞬间停产。”这也是今年以来,中山第一件因企业停产引发的公共事件。

  4个月前,当“倒闭潮”传言从温州入侵珠三角之时,南方都市报曾对珠三角地区企业做过一次调查。其时虽然企业叫苦声已然强烈,但中等以上规模企业的倒闭和停产,在珠三角还是孤立的个案。如今,这种规模偏大、历史相对久远的企业的倒闭和停产,在珠三角各市渐成“接力”之势。

  中等以上规模企业的倒闭和停产,仅是企业生存状况的一种极端反应。多少小型、微型企业静悄悄地关停,多少企业在煎熬、消磨、抗争,多少企业家的信心在丧失,冰山下的种种悬疑,都难以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宏观稳定,微观煎熬

  10月10日,“地产大鳄”潘石屹(微博)去了温州,他在微博中写道:“与温州企业家交谈,最近温州跳楼的有6起,跑路的有96起。跑路的可能要比96起多,谁也不知道确切的数字。”

  在珠三角,状况显然要好一些,至少没有企业老板跳楼的消息。各地发布的经济数据中,各项重要指标大多正常,负增长的现象鲜见,G D P仍有百分之十几甚至二十几的增长,出口增幅大多超过10%。部分指标增速回落,但大多仍处于上升通道。这印证了宏观层面上,珠三角经济依然相对稳定。

  以东莞为例,记者根据报料初步统计,近几个月来,因企业倒闭而引发群体性事件的数量相对稳定,没有明显增加的趋势,也不如金融危机时严重。若将之称为“倒闭潮”,则过于夸张。但近四个月来,劳资纠纷增长近三成。微观层面上企业经营困难加深,不稳定性增多,由此可见一斑。

  南都记者近期再度走访珠三角企业发现,近几个月来,企业经营困难的局面并没有缓解,相反却成“温水煮青蛙”之势,企业对后市普遍担忧。欧美频频出现利空消息,汇率的波动,国内原材料的直线上涨,劳动力成本的节节攀升,加之宏观调控导致的资金供给紧张,和部分地区出现的限电,这种“六碰头”的现象,在许多企业老板的生涯里是前所未遇的。

  “在我们电子行业的发展历史中,今年算是历年来比较困难的一年。”广东电子商会常务副会长姚荣城的类似说法,在南都记者调研中屡屡听闻。

  订单减少、利润空间压缩、不确定性加大,成为企业面临的共同困境。在佛山,东方塑料厂的倒闭仅仅是冰山一角。“2000年时一台800吨位的注塑机每件产品可以赚10元的加工费,到现在降到了一块多。”在注塑行业经历过7年风浪的佛山市南海汇俊塑料有限公司主管郭柱良不住摇头,订单锐减、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涨、回款周期拉长导致资金紧张,都成为笼罩注塑行业的阴云。

  “9月份到明年的4月份都是注塑行业的旺季,但我们33台机器只有十几台在运作,淡得要命。”郭柱良说,开工不足在注塑业非常普遍。

  这样的状况在珠三角绝大多数传统行业中存在。国庆节前,南都记者走访了东莞一家手袋厂,老板江小姐满面愁容,她10月份还没有接到任何一张订单,“我打电话一问朋友才知道,大家的状况都差不多。有的也是零散的一些小单,几百来件的样子。”

  在东莞、中山等外向型经济主导的城市,还多了汇率等因素的影响。“每天一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美元汇率。”连续几个月,江小姐的心情跟随着汇率起伏。她告诉南都记者,她在六七月份接了一份订单,当时汇率为6.47,三个月后交货,汇率跌到了6.37.“接单越多,亏得越厉害。”

  江小姐的厂做了13年,她从未感到像今年这样的残酷。“2008年金融危机亏的钱,在2009年和2010年赚了回来,现在又亏了。我们中小企业只能做一年盼一年,越来越活不下去了。”

  通佳鞋业、联凯鞋业都是中山市的制鞋大厂,前者拥有近2万名员工。通佳鞋业出口专员杨孟儒说:“困扰我们的最大问题还是汇率问题,让我们不敢接长单,接单过程中不得不慎之又慎。”联凯鞋业出口负责人张瑞政也表示,金融危机时订单是“救命稻草”,如今成了“烫手山芋”,甚至有订单不敢接。

  中山市小榄镇政府一份调研报告显示,服装制鞋、化工胶粘行业订单情况不容乐观。走访的企业当中普遍反映上半年订单减少明显,占走访数量的70%,预计下半年订单继续减少,减少量为20%-60%。

  从7月开始,顺德一些牛仔小企业出现了老板走佬、员工聚众讨薪的现象,8月之后,这轮风潮则蔓延到家电、五金、日用品制造行业。顺德区经促局9月的一份调研指出,今年以来,企业经营环境发生了“质的变化”。总体来说,目前顺德经济运行稳中有升,但增速有所减缓,全区3万多家中小企业中尚未出现异常的大规模企业关停现象,有不到10%的企业采取了减产、转产措施。面临生产经营困难的主要集中在家具制造、纺织(牛仔服装)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和出口导向型小企业。

  在鞋厂云集的惠州市惠东县大岭镇,南都记者调查获悉,从6月至今,至少发生了5起鞋厂老板走佬现象。在一向比较稳定的江门市,也出现了电镀企业倒闭的现象。

  高新企业也不好过

  在这轮困局中,业界普遍认为规模较小的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首当其冲。但南都记者了解到,即使在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高新技术产业”,企业也并不好过。

  “今年的形势确实很严峻,比2008年金融海啸时还要严重。”惠州市仲恺高新区平南工业园宏伍科技生产基地一家电子厂的办公室里,张建民正在泡一碗方便面,眼睛肿得像熊猫。作为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他每天都很忙碌。

  张建民做电子厂已经十多年了,从去年开始,他涉足背光源产业,生产液晶屏幕和模组,产品主要出口欧美,迪士尼也是他们的客户。这是一个被政府认为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行业,在珠三角多个城市都受到追捧。但张建民发现,入行不久就遇到了问题。今年人民币升值很快,对以美元结算的他们来说,本来就不高的利润又进一步压缩了。

  “除了汇率,国内的生产资料成本上升也进一步削弱了利润。”张建民的应对办法是大量购买国外设备,以此取代人工。

  在东莞,政府鼓励的L E D产业,日子也不好过。有业界资深人士指出,LED企业的研发投入过高,过度依赖政府扶持,全行业在这个流动性不足的年份里都不好过。他透露,现在行业内大企业的回款期都已拉长,小企业就更不用提,资金链的紧张已是全行业现象。“大洗牌很快就要开始了。”

  实际上在深圳,苗头已经出现。最近,深圳LED龙头企业钧多立实业有限公司陷入资金链断裂,老板全家失踪,成为今年来深圳最大倒闭案。

  同样危险的状况出现在江门。五邑大学副教授幸芦笙介绍,江门中小型LED企业虽没见关停,但基本上都在“死扛”,订单下降20%,成本上涨20%多,差不多有五成企业利润下滑。

  江门市L E D龙头企业真明丽集团有关负责人李治佳淡然地表示,随着产业的不断成熟,利润逐渐下滑是必然的,会逐渐过渡到薄利多销。“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

  同样被视为新兴产业的动漫产业,处境与L E D产业类似。“比金融危机时还厉害,你上一次过来还有7家企业,一年过去了,现在真正做动漫的只有3家。”江门动漫协会副会长朱建国介绍,动漫产业投资周期长,前期投入大,没有一定的财力,很难坚持下去。那些动漫工作室要么被收购了,要么直接关闭了。

  在珠海中顺新能源公司的办公室,36岁的公司总经理黎傲杰两眼通红,头靠在沙发上,顿显疲倦、憔悴与苍老。“今年形势特别严峻,甚至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严峻。如果此次创业失败,我只能再去打工了。”这位来自湖北天门的创业者毫不讳言创业过程中遭遇了沉重打击,一哄而上导致的产能过剩是这个“新兴产业”没能给他带来好运的重要原因。

  珠海亚门节能产品有限公司曾是珠海著名的节能产品公司,其主打生产经营的用于船舶类的“士帕能”节油装置,前几年每年都有数千万元的营业额。但从今年初开始就遭遇市场寒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至今,由于国际市场油价的高企以及人力成本的大攀升,船运的整体利润大幅下调,船运单位不得不压缩各项开支,连‘士帕能’这种节省成本的节油装置也成了船运主体的开支压缩对象。”亚门公司相关负责人不无尴尬地表示,今年的市场销售额只能完成原计划的六成。

  声音

  在我们电子行业的发展历史中,今年算是历年来比较困难的一年。

  ———广东电子商会常务副会长姚荣城

  9月份到明年的4月份都是家电销售的旺季,也是注塑行业的旺季,但我们33台机器只有十几台在运作,淡得要命。

  ———佛山市南海汇俊塑料有限公司主管郭柱良

  我们做中小企业的只能做一年盼一年,没钱没技术,越来越活不下去了。

  ———东莞一家手袋厂老板江小姐

  小工厂倒闭是珠三角制造业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必然结果,前面的道路不单单存在着坎坷,更重要的是路的方向已经发生变化。

  ———顺德区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秘书长叶中平

  影响

  产业链上下游关系紧张

  各种纠纷逐步浮出水面

  在这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经济环境中,被捆绑于同一产业链、处于上下游的企业之间关系开始紧张,各种纠纷逐步浮出水面,甚至开始动用黑势力,成为值得关注的一个动向。

  在佛山东方塑料厂倒闭事件中,一家全国知名的家电企业被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家企业是东方塑料厂的大客户,在原材料、人工成本上涨、市场低迷的形势下,它对上游供应商突然变脸。“今年6-7月份,这家企业突然对注塑加工的大小供应商杀价20%-30%,说以前的合同作废,我在3-4月份已经出货的30万货款一下子少了10万,”一家公司经理说,东方塑料厂也遭遇到同样的杀价,且回款周期一再拖延。中小型的注塑加工企业,面对大客户的杀价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东莞一家手袋厂老板江小姐也感觉到了上下游关系的紧张。原先江小姐接单后,都会外包给小厂做。今年上半年,小工厂都叫嚷着不想做了。进入下半年,那些与她长期合作的小厂真的都不做了。更惨的是,有些小厂老板拿了货料就跑路了,江小姐只得拿钱把货料赎回来。现在,再找新的外包厂,她就变得很谨慎。

  在佛山乐从,一家童装公司的李小敏最近一直很烦恼。她的客户佛山酷芘日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老板杜富波跑路了。

  而杜富波的跑路,其实也是恶性循环的结果。“最主要还是因为资金回笼不来,因为迟交货款,供应商不愿发货,导致酷芘没法正常生产,工人工资发不出,进入恶性循环。”来自中山东升镇的供应商润源五金厂企业主杨胜贵也是四川人,跟杜富波是老乡。

  在惠州,鞋业发达的惠东县,上下游企业之间的纠纷也日益增多。7月28日,一夜没合眼的顺丰鞋厂老板苏少林坐在办公室内不断抽烟。10多个小时前,债主杨仕良派出五六名工人,冲入他的厂内进行打砸,将电脑主机、100多斤鞋模搬走,还砸坏他厂内的流水线。

  9月13日,惠东黄埠镇锦格利鞋厂老板费文林正在自家鞋厂内泡茶,突遭4名黑衣男子冲入厂内砍了7刀,受伤入院。事后了解到,费文林遭砍,与他的鞋厂和广州欣幽贸易公司的贸易纠纷有关。

  种种个案,暴露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关系的紧张,挑战着珠三角营商环境。在这种“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时候,信任是脆弱的。曾经的朋友,瞬间可能反目成仇。不少企业主再次面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无奈选择。而上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正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
 
财政部国有经济研究室主任文宗瑜说,目前中国金融业还存在三个10万亿泡沫的潜在风险:2012年到了还债高峰期,10万亿元左右的地方融资平台的化解;另外约10万亿元民间信贷规模;以及整个房地产沉淀资金约10万亿元。30万亿元未来将会给金融业带来一定冲击。
 

  • 邮箱:
  • 电话:
  •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