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担保协会:政策性和商业性担保公司应分类管理
2009/11/18 9:10: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09年11月17日03:25

 担保业对于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重要作用日益被各级政府所重视,除了增加对担保公司的补贴和税收优惠,各级财政还出资设立了大量的政策性担保公司。公共财政进入担保业的逻辑在于,中小企业融资担保风险高、收益低,属于准公共产品。而另一方面,民营资本也在源源不断的进入担保业。

  针对政策性和民营商业性两种不同类型的担保公司,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会长李世奇认为,应该实行分类管理,政策性担保公司应坚持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为主业,而民营商业性担保公司只要做了一些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不管多少都应该给予扶持和鼓励。

李世奇曾任北京市发改委中小企业处处长,200211月创立北京担保协会,对担保业有较深入的研究。

  《21世纪》:怎样才能既规范担保业的发展,又能保持担保业对民营资本的吸引力?

  李世奇:主要的一个思路就是,针对不同地区、不同类型、不同出资主体的担保机构实行有针对性的分类管理。在业务范围上,政策性担保公司应以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为主业,商业性担保公司的业务范围可更加灵活。

  政府出资设立政策性担保公司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因此政策性担保公司的经营不能偏离了这一方向。

  对于民营商业性担保公司,只要做了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业务,不管多少,都应该受到鼓励。可以单独计算这部分业务的量,享受补贴和税收优惠。在合法的范围内,担保公司还可以开展一些非融资性担保业务,如工程履约担保、诉讼保全担保业务;融资性担保业务也不一定仅仅是针对中小企业,可以针对大企业。

  如果对民营商业性担保公司管得过死,使其盈利空间不足以满足正常的投资回报要求,则民营资本势必大量撤出这个行业,最终造成整个担保业的萎缩,中小企业融资更加困难,就完全背离了监管的初衷。

  《21世纪》:政策性担保公司如果不以盈利为目的,如何衡量其绩效?

  李世奇: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并非就一定是亏损的业务,如果风险控制得好,达到一定规模也能盈利。我们在北京的政策性担保公司中做过测算,按照正常的收费标准(基准利率的50%,目前为担保额的2%左右),代偿率控制在1%左右,运营费用控制在行业平均标准内,担保放大倍数达到3倍以上,即便资本金和风险准备金存放在银行获取利息收益,不做其他投资,也能达到盈亏平衡。目前北京市的政策性担保公司平均放大倍数为5倍左右,整体都是盈利的。

  但我们不应仅仅以盈利多少来衡量政策性担保公司的绩效,更应该看其利用有限的资本金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担保的量,即放大倍数做到了多少,小额的做了多少笔。

  财政部和工信部在评审符合补贴条件的担保公司标准上,一直坚持担保公司80%以上的担保额必须是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担保,60%以上的担保额须是单笔在800万以下的贷款担保。类似的指标可用来衡量政策性担保公司的绩效。

  《21世纪》:担保放大倍数的上限应该规定是8倍、10倍还是12,目前争议很大,你怎么看?

  李世奇:有些风险控制水平比较好的担保公司希望把放大倍数做得大一些,但是担保放大倍数的上限,要根据行业的平均风险控制水平来确定,我认为最高10倍是合理的。

  行业的高限是10,但是具体到某个担保公司,则应该根据其信用评级和风险控制能力来确定其可以达到的最大放大倍数。

  衡量信用等级的因素包括信用意愿和信用能力。信用意愿是指历史上是不是很诚信,信用能力是指是不是有足够的资本金,足够的代偿能力。信用等级高的,履行代偿义务的意愿和能力要高一些,担保放大倍数就可以高一些。风险控制能力可以用历史上的代偿状况来衡量。历史上的代偿率比较高,说明风险控制能力低,放大倍数就应该相对低一些

 

  • 邮箱:
  • 电话:
  • 留言:
  •